历经17年,广元律师为陇南女死囚成功洗冤

发表时间:2019-08-30 09:56

2000年7月,甘肃省文县发生了一起轰动当地的“投毒杀人”案,当地道班职工谢某某被毒杀身亡,另一人重伤。

2002年10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怀疑被害人谢某某的妻子岳某与其丈夫婚后感情不和,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公安机关按照此侦破思路进行了侦查,认定岳某就是投毒杀夫的凶手,将其刑拘,并报检察院逮捕。陇南检察院对本案审查后,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甘肃省陇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后,一审判处岳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岳某不服提起上诉。

17年过去了,此案终于有了结果。

2019年7月18日,甘肃省陇南市中级法院对曾经误判 “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岳某申请国家赔偿一案立案后,进行了开庭听证。主审法官当庭代表法院对岳某道歉,并听取了四川中玉律师事务所刑辩团队吕绿化、张健律师对岳某具体赔偿请求的意见,将在近期内作出具体的赔偿数额的决定。

从“死刑”到“无罪”仅一步之遥,但走完这一步,刑辩律师坚持不懈地奋战了十七年。

2002年10月,四川中玉律师事务所刑辩团队吕绿化、汪清彦律师受岳某家属委托,作为甘肃省陇南检察院起诉岳某投毒杀人一案的辩护人为其提供辩护。接受委托后,辩护律师没有受到该案在当地影响特别恶劣、来自被告家属和群众要求严惩凶手的压力干扰,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坚守独立辩护的准则办案。辩护律师在看守所会见岳某并在查阅案卷材料后仔细分析研究后认为,在该案中,被告人看似具有杀人动机,也有相应供词、证词予以佐证,但指控岳某故意杀人的主要证据不足。岳某唯一一次有罪供述是侦查人员采用连续数日不间断逼供后取得,且该供述与其他证据矛盾,辩护律师认为岳某的口供不应作为定案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对被告人定罪的标准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如果有罪的证据不能相互印证,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那么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疑罪从无”原则,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陇南市中级法院在开庭审理后,并没有采纳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仍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岳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此案似乎铁板钉钉,无可更改。

但是在坚守法治原则的辩护律师心中,有错必究的原则绝不可轻易放弃。在该案被告人岳某被羁押后的17年里,吕绿化、汪清彦律师坚持不懈地来往奔波川甘两省广元-文县-武都-兰州等地几十次,办案过程中汪清彦律师不幸病故,张健律师继续跟进,承办律师书写辩护词、质证意见书、调取证据申请书等数十份,多次与主审法官、分管刑事的院领导交换意见,依据事实和法律对岳某作无罪辩护,一审判决后又向甘肃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该案一波三折,陇南市中级法院三次一审判决,均认定岳某故意杀人罪成立。被告人上诉到甘肃省高级法院,省高院三次均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1年,在甘肃省高级法院第三次发回重审后,陇南市检察院以“案件事实、证据变化”为由,向陇南市中级法院要求撤回起诉,陇南市中级法院裁定准予撤回起诉。之后,公安机关以“监视居住”,变更刑事强制措施,释放了在看守所被羁押近10年的岳某。此后对岳某“监视居住”长达七年,检察院在撤回起诉后没有再次向法院起诉,意图以此特殊形态结案。

为了维护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及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彻底为岳某洗清冤情,吕绿化刑辩团队对本案认真研究后,认为陇南市中级法院在审理岳某故意杀人一案中,没有采纳律师的辩护意见,错误地认定岳某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并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岳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一错判给岳某的人身、精神造成了重大伤害,因此,吕绿化刑辩团队代理岳某以甘肃省陇南市中级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正式为岳某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

此案结果的大翻转,证实了刑事辩护律师在维护公民的人身、财产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避免冤案、错案的发生所具有的特殊作用和重大价值。

(附:陇南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书,甘肃省高级法院刑事裁定书,陇南市中级法院对于侵犯人身自由赔偿申请立案决定书)


免费服务热线:
0839-3222684
地址:广元市利州区东坝街道金橄榄国际中心34楼
传真:0839-3222684
邮箱:zhongyulds@163.com
官方公众号
I
I
I
I
I
I
I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