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绿化:对于犯罪嫌疑人不认罪的案件使独立辩护权的实践

发表时间:2019-04-18 01:41

对于犯罪嫌疑人不认罪的案件使独立辩护权的实践

四川中玉律师事务所   吕绿化

    辩护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时经常会遇到一个棘手问题,当事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对自己行为的认识、意见与辩护律师掌握的证据、事实结合法律规定而形成的认识和意见不一致。当事人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而辩护律师则根据事实和法律认为构成犯罪,在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如何确定辩护方案,履行律师的辩护职责,维护当事人的利益,达到有效辩护的目的,往往使辩护律师感到十分纠结。

    笔者认为,遇到此类情况,应当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根据事实和法律,行使律师的独立辩护权,充分维护当事人的权益,达到有效辩护的目的。笔者曾对于一起当事人认为无罪,但辩护人根据事实和法律认为有罪的案件,行使律师的独立辩护权,收到了较好的效果,达到了有效辩护的目的。

    四川中玉律师事务所接受犯罪嫌疑人亲属的委托,指派笔者担任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粱某某犯抢劫罪案件的辩护人。当事人梁某某认为自己不构成犯罪,并与办案人员产生了强烈的对抗,而辩护人根据案件事实、证据和法律,认为当事人的行为构成犯罪。最终辩护人说服了当事人,选择了较轻的罪名对其进行了轻罪辩护,基本上达到了辩护目的,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当事人的利益。

    本案的基本案情是,2015年2月,被告人梁某某之妻刘某与被害人胡某通过手机聊天工具“陌陌”聊天时,受到胡某多次用下流语言进行色情骚扰。梁某某发现后,邀约其他人设法找到了胡某,对其进行人身控制并殴打,并声称要将胡某送到派出所告他企图强奸刘某,胡某提出拿钱私了,之后胡某在梁某某等人的挟持下,在家里拿了5500元给了梁某某方才了结此事。后胡某在家人的建议下报案,警方抓获了梁某某等人。

    公安机关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认为,粱某某以其妻被他人手机信息色情骚扰为由,对被害人胡某殴打并控制人身自由,胡某不堪忍受提出拿钱解决此事。梁某某等人以暴力逼使被害人交付了现金5500元才将其放回,粱某某以暴力手段劫取他人钱财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对于公安机关认定的的事实,梁某某基本上认可,但认为胡某通过手机聊天工具向其妻发出下流的色情骚扰信息,他是处于气愤才设法找到胡某对其进行了殴打,并提出要报警,告胡某企图强奸,是胡某主动提出拿钱私了,他们才收的钱,不承认是犯罪行为,并与办案警察产生了强烈的对抗情绪。

    笔者作为辩护人,根据案件材料反映,并经梁某某认可的基本事实,认为梁某某邀约他人以胡某通过手机聊天工具对其妻刘某进行色情骚扰为由,殴打胡某并索取钱财的行为显然是违法的。但梁某某的行为是罪行较重的抢劫罪还是罪行较轻的其他罪行,值得分析研究。

   辩护人认为,如果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抢劫罪成立,粱某某犯抢劫罪,根据《刑法》第263条规定,将在3年以上10年以下量刑,刑期较重。辩护人对本案的事实、证据结合刑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分析后,认为,从犯罪构成要件上看,本案也符合罪行较轻的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如果本定性为敲诈勒索罪,根据《刑法》第274条规定,则在3年以下量刑,两者刑事责任差距较大。而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在主观表现上均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都有使用暴力、胁迫、要挟等方法强索财物的行为。但抢劫罪在客观方面是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使被害人不敢反抗,不能反抗当场夺取财物的行为。而敲诈勒索犯罪在客观方面有时也会有暴力侵害他人的人身权利的行为,但主要是通过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而交付财物。从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来看,被害人确实遭受了殴打,人身控制,被挟持等而交付了5500元才脱离控制,从表面上看符合抢劫罪的犯罪表现。但本案与一般的抢劫案有一些区别,由于被害人胡某有对梁某某之妻“手机信息色情骚扰”的过错在先,自身有“软肋”。而且,被害人胡某愿意交付财物了结此事的原因,出了自己被殴打而外,还担心报案到派出所,不仅名誉会受到损害,还可能受到刑事调查或制裁,产生了恐惧心理。也就是说,在本案中,被害人之所以提出给钱解决此事,并给付了5500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自己有错在先,而且担心被交到派出所,精神上感到恐惧,在心理压力之下提出私了,并交付了5500元。因此,本案也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表现。据此,辩护人与在押的梁某某交换了意见,说明经过根据辩护律师掌握的证据,结合法律认为,梁某某在处理其妻被胡某用手机色情骚扰的方式方法确有过错,不应当殴打、控制、挟持、威胁他人并索取钱财,公安机关对他们立案侦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是有事实依据及法律理由的。并根据现实情况分析,梁某某已经以抢劫罪被羁押了近6个月,一味的与办案人员对抗,拒不认罪,期望无罪获释并获得国家赔偿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建议梁某某承认犯罪,但从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上辩解不属于抢劫行为,愿意接受较轻的刑法处罚。梁某某听取了辩护人对案件的事实和法律分析,特别是对法律后果的分析,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在检察院审查起诉时,辩护人与承办该案的检察员从本案的事实及适用法律上多次交换了意见,提出了根据犯罪的构成要件,对本案定性为敲诈勒索更为符合法律,也符合罪与罚相当的刑法原则的辩护意见。检察机关在对本案的事实、证据审查以后,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以梁某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向法院提起了公诉。在法院审理中,辩护人又进一步提出,本案粱某某的敲诈勒索事出有因,被害人有对粱某某之妻发送色情骚扰信息有重大过错,对于案件的起因负有责任,梁某某的敲诈勒索行为,情节相对较轻,而且梁某某认罪悔罪态度好,退还了全部赃款,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法院公开开庭对本案审理后,基本上采纳了辩护意见,从轻判处梁某某8个月的有期徒刑,宣判时,梁某某已羁押了7个多月,实际上是“关多久判多久” ,不久梁某某就刑满释放。

    从本案辩护律师履行辩护职能来看,辩护律师并没有完全听从当事人的意见,并不是为了与当事人保持步调一致,采取与侦查人员、公诉人和法官一味对抗的策略,而是自己根据事实和法律独立的判断,为了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充分地行使了律师的独立辩护权,并取得了当事人的理解与信任,作了轻罪辩护。从本案的判决结果来看,虽然没有达到当事人无罪释放的目的,但基本上达到了有效辩护的目的,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当事人的利益。

    但有部分律师,特别是一些学者认为,当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依法不成立时,辩护律师应当作指控罪行不成立,不构成起诉指控的犯罪的无罪的辩护。辩护律师不应当充当“第二公诉人”给被告人另外选择一个罪名,并要求法院对其定罪量刑。认为辩护律师的这种做法是一种错位,有失刑辩律师的职业道德。

    笔者认为,辩护律师对刑事案件的法律评价和法律适用,作为法律专业人士,应当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当辩护律师根据掌握的证据,结合相关法律规定,认为当事人的行为构成了犯罪,为了有利于当事人,辩护律师选择较轻的罪名辩护,既符合律师的独立辩护原则,也有法律依据。根据最高法院刑诉法司法解释第241条第二项规定:起诉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应当按照审理认定的罪名作出有罪判决。可见,如果,当事人的行为即便不构成起诉指控的犯罪,但构成了其他犯罪,辩护律师不作他罪辩护,法院照样会按照审理认定的罪名对被告人作出定罪处罚;因此,律师不主动进行轻罪辩护,引导检察机关、法院向有利于被告人的罪名认定,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如果被告人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而辩护人未作量刑辩护,指望法院主动对其认定,可能性不大。辩护律师在整个辩护过程中应当追求的是被告人的法益,在刑事辩护中被告人的最大法益是“避免最坏情况发生,追求最好结果”。因此,正确理解和运用律师的独立辩护权,服从和坚守有利于被告人权益的根本要求的辩护原则。既能体现辩护律师的职责,又能最大限度的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还能充分体现辩护人的职业道德。



免费服务热线:
0839-3222684
地址:广元市利州区东坝街道金橄榄国际中心34楼
传真:0839-3222684
邮箱:zhongyulds@163.com
官方公众号
I
I
I
I
I
I
I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