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疑罪从无,女死囚获赔118万

发表时间:2019-10-17 23:13

四川中玉律师事务所吕绿化、汪清彦、张健律师作为甘肃省文县岳某投毒杀人案的辩护律师,历经17年的艰辛努力,终于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岳某洗清了冤情并获得国家赔偿。

2019年9月,甘肃省陇南市中级法院以(2019)甘12法赔1号《赔偿决定书》,决定赔偿岳某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约1087781.42元(羁押3443天,每天315.9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共计1187781.42元。



留有余地的死刑判决

2004年,甘肃省陇南中级法院以(2004)陇刑一初字第5号刑事判决,认定岳某以投毒的方式故意杀人,至一人死亡,一人重伤,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且在公安机关预审时翻供,当庭拒不认罪,应予严惩,判处岳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后果及岳某拒不认罪的态度,应当对岳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之所以对岳某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正是因为辩护律师对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提出了强烈质疑,坚持疑罪从无的无罪辩护,致使一审法院在判决时留有余地的对岳某虽然判处死刑,但缓期两年执行,保住了岳某的性命。而留有余地的判决也留给了司法机关日后修补错案的机会。


存疑的证据


一审判决认定岳某故意杀人的主要证据:


1、岳某曾经在公安机关审讯时供述了犯罪动机及过程。岳某供述,因为她与在公路道班工作的丈夫谢某关系不好,于是产生了谋杀谢某的念头,因此她将“毒鼠强”拌入了谢某晚饭未吃完的面碗中。第二天早晨,谢某食用热好的剩面时,看见同事李某某正在用电炒锅煮鸡蛋方便面,便将自己碗里的面挑给了李某某一些,同时又从李某某的电炒锅里舀了一些鸡蛋面汤在自己碗里。两人食用早餐后相继中毒,谢某死亡,李某某经抢救脱险。

2、证人李某某证实:当天早晨吃早饭时,他从同事谢某的碗里挑了一些面条,而谢某从他的锅里舀了一些鸡蛋面汤,吃后两人中毒。

3、刑事技术鉴定证实了从死者及伤者胃内和肝胆组织中检出毒鼠强成分。

4、尸检报告证实了谢某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5、现场勘查证实了案发现场的客观情况。



辩护律师主要的主要辩护依据及理由:

1、被告人虽然有自证其罪的供述,但辩护律师在看守所第一次会见岳某时,她便喊冤并以头撞墙,哭诉她是被逼迫而承认投毒的,实际上他们夫妇关系很好,她并没有没有毒杀丈夫。岳某的言行使辩护律师产生岳某有可能被非法获取口供的怀疑。


2、辩护律师调取了公安机关在看守所提讯岳某的提审记录及对岳某的讯问笔录,发现岳某在看守所羁押几天后,被办案人员从看守所提到刑警队办公室连续讯问了60多个小时。岳某在审问时说:“我会配合你们的,我休息两晚,后天你们提审我,”之后,岳某才被押回看守所羁押休息。两天后办案人员将岳某提到看守所审讯室进行讯问,岳某否认杀人,办案人员又将其从看守所提到刑警队办公室继续讯问。又经过了60多个小时后,岳某承认杀人,并交代了投毒杀人的动机及方式。辩护律师为此找到办案警察,办案警察说,提出来讯问是办案需要,而且每次都没有超过3天,没有刑讯逼供。辩护律师又到公安局4楼的刑警队办公室查看,里面没有睡觉的床。为此,辩护律师提出,岳某自证其罪的口供是通过疲劳审讯的方式非法获取的,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3、虽然李某某证实,当天他是在谢某的碗里挑了一些面条在自己的碗里吃后中毒,但同时也表明,谢某从他煮方便面的电炒锅里也舀了一些鸡蛋面汤在自己碗里。因此,致使二人中毒的毒鼠强是来自谢某的面里还是李某某锅里存疑,不具有唯一性。


4、相关证据证实,在发生中毒事件后,道班员工立即报案,公安人员到现场后查封了现场。当时现场有李某某煮方便面的锅,而锅里还有剩余的汤,但没有检验结果,因此不能排除毒鼠强来自李某某的电炒锅里。


5、相关证据证实,道班内的老鼠较多,因此经常有人用毒鼠强毒杀老鼠,不能排除投放毒鼠强不当导致意外中毒的可能性。


6、道班的员工均证明岳某与谢某夫妇关系好,不能证明岳某有毒杀丈夫的动机。


因此,辩护律师认为本案认定谢某死亡系岳某投毒所致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依法应当以疑罪从无判决岳某无罪。


艰辛的辩护


辩护律师对案件的事实、证据、适用法律认真研究后,忠于职守,勇于担当的对定案证据提出了强烈质疑,坚持疑罪从无的辩护。而且,辩护律师对证据提出质疑既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理由。但陇南中级法院的三次判决均作出了岳某故意杀人的事实认定。而上诉后,甘肃省高级法院三次以实事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

在甘肃省高级法院发回重审期间,辩护律师又进一步发现,岳某在公安机关作过测谎心理测试,但案卷材料内没有记录。同时辩护律师了解到,公安机关在案发现场,从李某某的电炒锅内提取了10毫升剩汤,但没有出具检验结果。辩护律师猜测,该证据可能与侦察机关认定的事实存在矛盾,因此没有装入卷宗。辩护律师向法院提出了“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调取证据。但侦察机关仅作了相当模糊的回复。对此,更坚定了辩护律师作证据不足,疑罪从无的无罪辩护的信心。

在本案第三次发回重审后,陇南市中级法院与陇南市检察院等部门进行了协商,检察院撤回了起诉。2012年4月,公安机关对岳某以监视居住的方式解除了羁押。此时,岳某已被羁押了近10年。岳某监视居住在公安局为其租赁的房屋里,房租由公安局支付。同时,岳某领取低保生活。

此后,辩护律师不停地向相关部门提出诉求,要求尽快作出决定,起诉或者撤案。但相关司法机关一拖再拖,想随意了结此案。在岳某被监视居住7年后,辩护律师对该案的事实及相关法律程序进行更深层次研究后,决定代理岳某提出国家赔偿。


没有完结的尾声


虽然陇南市中级法院以(2019)甘12法赔1号《赔偿决定书》,决定赔偿岳某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8万余元,赔偿岳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但法院这一赔偿决定仍存在不少争议。


岳某被监视居住的这7年是否应当赔偿?


在检察院在对岳某撤回起诉后,公安机关以监视居住释放了被羁押近10年的岳某,随后便对该案予以放置,致使岳某一直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对于岳某在被监视居住至陇南法院受理国家赔偿的7年期间是否应当给予赔偿,目前有三种意见。

1、不应当赔偿。这是陇南市中级法院的意见。理由是,对岳某的监视居住是检察院撤诉后由公安机关决定并执行的,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监视居住最长期限为6个月。公安机关在期满后没有解除是公安机关的责任,与法院无关。同时,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实施监视居期间应当进行赔偿,对于主张赔偿于法无据。

2、应当赔偿。按照《刑诉法》监视居住属于限制人身自由的刑事强制措施之一,被监视居住的人不能离开指定的监视居住场所,其人身自由是受到限制的。违法的监视居住属于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且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第19条规定的免责情形。因此,对于实施错误的监视居住应当按照侵犯人身自由进行赔偿。

3、应当按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的二分之一进行赔偿。理由是,监视居住属于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种刑事强制措施,对人身自由限制的强度低于被羁押的强制措施,强于可以自由活动的取保候审。依据我国《刑诉法》的规定,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虽然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实施监视居期间应当进行赔偿,但也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第19条规定的免责情形。根据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度及我国《刑诉法》的相关规定,对其按照刑拘、逮捕等羁押强制措施的二分之一进行赔偿比较适宜。

敬请法律人士对错误的监视居住是否应当给予国家赔偿提出意见,以利对国家赔偿范围的正确理解与适用。

附:相关法律文书

640-0.jpeg


免费服务热线:
0839-3222684
地址:广元市利州区东坝街道金橄榄国际中心34楼
传真:0839-3222684
邮箱:zhongyulds@163.com
官方公众号
I
I
I
I
I
I
I
友情链接
LINKS